谁家那小谁panda

你说相思赋予谁~

好累啊

四条下划线:

“没完 留下的记忆还没完呢”


兴盛卤肉馆:



最近的消息 白龙那一篇里那条街 整治开墙打洞 被拆了

虽然很脏 为了市容市貌 还是件不算微小的好事

是那么一条街道 一开始 我们这些俗人钻进去把它当家 脏乱差也是繁荣的景象 我们在四楼的玻璃酒馆里看对面舞厅里上班的美人儿

说你瞧见没 他真美 他是我的梦

舞厅换了几次门面 几位老板 几波城管队来抓烤串摊子 可变成生活了 再怎么有看不惯的酒鬼每夜来撒泼儿 都还是一下班就想爬上那层楼


直到有一天 好久没去了 忙 新闻报道上才知道 原来别人都叫它 脏街

北门的麻辣烫 脏 一楼对面的猪蹄儿 脏
可北街的姑娘 红的小伙子 莫名出现又消失的骡子呢

后来我又带朋友去了一次 我说你看 太熟了 我就站在路口 闭着眼都能给你指 胡八一当时就在这儿出摊儿 萧景琰就从那个门里出来了

我知道这里会重建 她告诉我 它们被记着 就不算没了



可是 @兴盛卤肉馆 聪明的 你告诉我 为什么你走哪儿拆哪儿啊


闭上嘴和睁开眼

废熊猫:

不传,不信


四团儿:



西柚子sy:







刚刚看了凌野这件事的截图和下面的评论,忍不住来说两句。
被屠版或者造谣其实都不可怕,可怕的是有多少人心里认定:嗯没关系,我喜欢的明星是这样的人我还是爱他,看我多高尚,多真心,他这么多缺点我都包容了!
这真的是爱吗????这才是谣言蔓延的原因!
凌野说的谣言,早在15年底就出现过。

关八爆料一近日蹿红男星大学开豪车宝马,宝马为包养富商所送,男星毕业后卖掉豪车买房。
关注我的人应该知道,我算是个娱记吧,出于职业道德不能说具体事件,但关八爆料我经历过的事情就有不下五件是假的!
跟我一起念:假的!对应不到任何人身上的假的!!!往往营销号都是揉捏各种似是而非换热度。

即使你们不像我这样有例证看出是假的,稍微动点脑子也能知道是假的。一辆进口宝马就算1-200w 1-200w转手卖了在北京能买套房??你特么在逗我??常识被吃了吗???更何况爆料只说宝马,宝马也有基础款谁说普通家庭开不起了?

最让人心寒的,其实是当初有多少人看见这个爆料,转头来问我,是不是凯凯是不是真的。
当初的种子变成今日的恶果,我只希望大家在看到谣言时稍微,就稍微思考一小下,因为你爱他们不是吗。


以及凌野拿1130说事,当初为凯凯澄清的帖子够多了,我不必再讲。只有一句,说正午公关速度慢的都闭上嘴吧。
当初那件事我从1127八组爆料就开始跟,通过爆料照片找到了80%在场人物,细到每一个人出身背景,微博主页。有一些人的确是纨绔子弟,容易被人做文章,但这个人其实和凯凯并不熟悉。
什么叫做做文章,就送捕风捉影被人扩展联想变成似是而非的证据。
什么叫做快速公关,不是封住媒体的嘴,互联网时代怎么可能封得住,而是从根源上,让这些伪证消失。
29日我还能搜到的每个人主页,30日一早便全部消失了,这就是公关的速度。

我知道不是所有人都喜欢考据,但至少在没有探究之前,闭上嘴巴。谣言止于智者。
这世界上有很多你看不到的事情,不代表没发生,不存在。

人微言轻,我能做的不是到处写帖子转发证明,而是告诉我身边的人,所有谣言都不一定是真相,不要轻听轻信。
只是高喊xx滚出圈有何用,今天有一个他,以后可能会有很多他们,唯有从源头制止。

我喜欢的两人只会有越来越多的作品,今后也会有黑子造谣攻击,希望听见谣言的大家,都能想起如今,让谣言从安静中消亡





真是个温柔的人啊

穆穆不惊左右:

打扰大家了。




以前喜欢过一个小明星,很喜欢,那时候最痛恨的其实并不是谣言本身,而是造谣对他造成的伤害,泼过去的脏水洗不干净,贴上去的标签很难撕下来。


我为你造谣生一时的气,然后为他受到的污蔑持长久的无力。


造谣者短时间内得以居高临下享受众人皆醉我独醒的满足感,少部分倾听者满足自己猎奇的心理,再勇敢地接过造谣的火炬,继而分享同一份自我满足。


并不会考虑谣言传播途径之快、后续发展之不可控,当然,她或许根本不在乎。


小时候听过一个故事,说两个女人都说是一个孩子的母亲,法官让她们自己抢,谁抢到了谁就是亲生母亲。最终亲生母亲先放手了,因为抢得孩子痛,她舍不得。所以造谣者不愿意放手,肆无忌惮有恃无恐大抵归根结底还是觉得无所谓。


奥尔波特的《谣言心理学》中将谣言受众分为两类,一类心理阴暗,一类内心世界贫乏。


所以不要信了,好不好?


有一个朋友、我听人说起、我有个娱乐圈的哥们,这种话不知道经过多少张添油加醋的嘴、拐过多少次恶意满满的弯,最初的意图当然也不是那么美好,八成没有这么一个朋友。


成年人该有基本的分辨能力,真的求求你们不要信。


 


至于事情后续的发展,不太敢看,也不知道到底怎么样了。


我知道很多时候双方是没办法讲道理的,气极了会不理智,爱极了也会不理智,这事可能……无解吧。


微博上经常见到各个圈子天天掐,掐来掐去依然没有结果,其实每一家的画风都差不多,不是个例。


爱一个人有很多种方式,有人自化钢筋铁骨想做他铠甲,有人平平淡淡细水长流,有人省吃俭用买周边,有人看看影视作品就了事,爱人品的爱作品的或者单纯欣赏一张脸的,都没有错,可以看不惯,不应该是敌人。


每个圈子都有毒瘤,这一部分人是每一个人都应该抵制的。


我们以各自喜欢的方式去关注同一个人,然后各自就近结成所谓的集体,圈子与圈子之间的矛盾已经是教科书一般的套路,历来似乎也绝没有妥协的可能。


昨天晚上收到一个姑娘发来的私信,看起来很难过,没敢回复,我不会安慰人,每每遇到这种事总是无力感大于愤怒委屈。


 


其实也不知道在说什么。


总之希望他好,希望大家关了电脑手机之后也一切都好。


演员朋友唱过《匆匆那年》和《笑忘书》,那《人间》也是听过的吧?


但愿你的眼睛,只看得到笑容。


但愿你流下每一滴泪,都让人感动。


但愿你以后每一场梦,不会一场空。


 


我们糊涂茫昧怎样都好,希望先生豁达通透。





抛除一部分神神叨叨的说法,乌合之众还是很有意思的……搞一搞吃吃喝喝小团体吧还是

【凌李】寂寞星球 【番外】 帶我去月球

一五一十:

这是个前面看似感性但后面很搞笑的番外,有点肉渣….(真的只有一点而且非常白痴,慎点!!)


 


正文开始:

李熏然单手抱着一袋生鲜蔬果,另一手拎了个保温盒,用背部推开住所大门,房内袭来一阵空荡荡冷清清的寒风,他缩了缩脖子,不禁打个冷颤。


 


凌远一个多星期前去美国休斯敦出差,这几天李熏然回家都是面对这样黑蒙蒙的房子。说也奇怪,平常两个人若是恰巧都忙起来常常见头不见尾,回到家不是对方赶着出门就是面对一张熟睡的容颜,话都搭不上两三句。但只要人在这空间里,呼吸吐吶之间就能感受到他的气息和温度,桌上会有喝到一半的水杯,报纸翻开在未读完的某一页,浴室里刚洗完澡的水气还没干,每个角落都会散落着两个人共同生活的痕迹。


 


这样的痕迹随着凌远出差的时间拉长,渐渐从房子中消失。


李熏然出门前吃的碗盘原封不动的放在水槽,被子还是他早上离开时的模样,冰箱里的存货渐渐空了,洗衣篮中躺了不少衣服,都是李熏然的,凌远的一件都没有。


 


李熏然忆起那段他独居在外的时光。


当初要从家里搬出去时惹得李夫人好一阵子不高兴,她说要是结婚成家的话搬出去还可以,一个男孩子在外面住不知道生活质量会有多差,当警察的那么忙,有时间煮点好的补充营养吗? 房子乱了有时间搞卫生吗? 生病受伤了怎么办? 最重要的是,当妈的能见儿子的时间又少了。


 


李熏然也说不上来为什么非得在外面租个不到五十平方米的鸽子窝住,大概是有点害怕晚归或受伤时妈妈担忧的眼神,也可能是受不了整天被催着交代人生大事的唠叨,或者没有什么特别的原因,幼鸟长大了就该展翅离巢。


他搬走的那天挨着李夫人又亲又抱,说:「又不是不回来了,到哪儿不都是你的儿子吗?」


李夫人眼中噙着泪,嘴角硬是撑起一个笑。她拍拍儿子的手,说:「孩子大了,尽情在你的天空飞吧」


 


 


独居的生活倒也没像李夫人想象得那么糟,李熏然把小小的空间搞出自己的风格来,警服警帽总是烫得笔直整齐挂得好好,一张床一张茶几两个懒骨头,书架上一半是犯罪学刑法相关的书,一半是整套的寂寞星球(lonely planet),墙上钉了张世界地图,空闲的时候他可以看着发呆半天。


 


他学会在简易的厨房里下个饺子煮个面,当深夜归来肚子饿得慌时能挡一挡。他买来几件清洁用具,制定一套以最短时间搞定卫生的方法。他甚至还养了几株室内植物,对于不但能养活自己还能养花草这件事引以为傲,既使那几株是耐寒抗旱的品种。


 


李熏然一直觉得那是他人生中最独立自主、生活技能最齐全的时光。
后来遇到凌远,他离开那个完全只属于自己的一方天地。
还真有点不舍


 


所有家当车子一趟就载完,衣服挂进凌远腾出的衣柜,把旅行各处买的小磁铁吸在大冰箱上,犯罪心理学和寂寞星球一起挤在医学尖端杂志旁,只有地图找不到适合的墙面挂,连那几株小盆栽都在窗台上找到一席之地。


 


他又回到那个十指不沾阳春水的少爷,两个人一起吃饭的机会一个月没有几次,厨房和伙食是凌远的管辖范围,他连糖醋油盐放哪儿都不知道。李熏然负责洗衣晒衣,烫自己的警服和凌院长的衬衫,清洁打扫由院长指挥、警官配合,他们会在天衣无缝完成任务时给彼此一个奖励的吻。


 


原来两个人的生活是这样的
在依赖中失去一些能力,在选购东西时想起对方的喜好,在晚归时知道有人挂念,在朝朝暮暮之中长相厮守


 


李夫人知道他和凌远在一起后又是一阵犯愁,直喊怎么不好好找个女孩子家,两个人孤老终生怎么办。最让他觉得心痛的一句话,是李夫人叹息着说道:「是我没有福份,没能看你步入礼堂儿女成双」。


李局长反而想得很开,在警局里什么人生百态没见过? 鸳鸯大盗之间的爱、娼/妓和嫖/客之间的爱、黄昏之爱、甚至是暴力相向的爱,李局长劝着李夫人,说:「我们儿子又不是杀人放火抢人家丈夫,有什么好犯愁?」


 


真正让李夫人释怀是有次凌远邀请李家两老到家中作客,李夫人端坐在客厅,环视一周,对于两个男人的住所可以维持这种程度的整齐清洁感到吃惊,她撇眼望进厨房里,凌远做菜动作熟稔流畅,李熏然在一旁默契十足地打下手,凌远一个眼神他就递盘子烧开水,菜要起锅前就夹一口给李熏然尝尝咸淡,然后在小警官的连声称赞中满意地收火盛盘。


 


房子的整齐清洁能够临时打扫做做样子,但幸福的氛围作假不来
一桌的菜把场子蒸笼得暖腾腾,随着饭菜香的热气袅袅中消融戒备的心
凌远和李熏然在桌下抅起手,手心温度烧灼泛着薄汗


 


离开的时候李夫人牵起两个晚辈的手,欲言又止,好几次提了气也没吐出个字儿来,最后就喃喃自语般地说了句:「你们俩好好生活,好好生活」。像是嘱咐,也像祝福。


 


 


 


 


今晚凌远回国,李熏然本来要去接机的,被凌远一口回绝。


「别别别,你在家里给我准备点家乡味,我这中式的胃被美式牛排薯条折磨得特别思乡」


但小李警官别说是功夫菜,连家常菜都难以掌握,电话里向李夫人搬救兵,李夫人倒是很了解自家公子的手艺,诚恳务实的提出建议:「要不我给你弄点酸菜白肉的汤底,你买点食材丢进去烫熟也就得了」


 


李熏然先将酸菜白肉汤底倒进大锅里,又把李夫人另外给他做的几道菜肴加热,炉火正旺,醍醐香四溢,把整间房子熏染出一点人气,他把碗筷放上桌,嘴角忍不住带出轻浅的笑。


听到门口有行李箱拖拉的声响时,李熏然一个箭步冲去开门,还来不及讲些什么「累不累? 冷不冷?」的话,就被人揽腰抱住坎进怀里。


 


凌远闷声说:「我回来了」



他的鼻子埋在李熏然的肩窝,贪婪放纵地嗅闻着爱人的气味,李熏然来不及开口说话,就被铺天盖地密密麻麻的吻上,喘不及缓,多日不见的相思让凌远向来温柔的吻多了些狂暴,又啃又吮,他觉得李熏然的唇齿之间沾着蜜,比印象中的滋味还要甜上好几倍。


 


好不容易抓住一个换气的空挡,李熏然那张红润微肿的唇覆在凌远的耳边,气音丝丝地问道:「想我啦?」
凌远一手搂着他的腰,一手包住他的后脑勺,侧头在颈子上狠狠烙印一个又一个,最后满意地瞟一眼自己的杰作,说:「想你,而且还饿得慌」


李熏然一个闪身矫捷溜开,脸上耳尖儿还残留一抹殷红,赧然拽着凌远的胳膊往餐厅的方向,说:「开饭啦,不是饿得慌吗?」


 


 


凌远在餐桌上吃一口就赞扬一句:「咱妈的手艺特好,上馆子哪比得上在家吃饭」,平常饮食节制有分寸的人,今天津津有味吃了不少,李熏然一下给他夹菜一下给他添汤,简直是平日的角色互换。


 


饭后凌远在房间整理行李,李熏然把碗筷收拾得差不多后溜进房间,看到凌远正往那面「旅行墙」上钉什么,靠近一看竟然是张美国太空中心(NASA)的参观门票。


 


李熏然难掩兴奋神情,喊道:「哥! 你去NASA!?」


「本来没安排去的,有个医院参访行程取消,多出半日刚好去看看」


「这也太好了吧! 我从小就想说总有一天要去NASA」李熏然像是个没能参加班级校外旅游的孩子,羡慕之余更多是落寞和遗憾


「诺,这不给你买了个纪念品吗?」凌远从行李箱里翻出一个小盒子,里面装着一只缩小版握着美国国旗的阿姆斯特朗


李熏然拿在手里仔细瞧着,脸上笑得怅然,说:「真想亲眼看看控制中心,听说还可以看到火箭实体」



凌远哪受得了他这种失落的神情,伸手从后面环住他,柔声道:「这次我自己跑去是我不对,不然…下个旅游地点由你决定,哥都配合」



李熏然本来黯然的眼睛立即亮了亮,阴霾褪去一半,说:「去东非看动物大迁徙好了……不不不……这太便宜哥了,我想想啊…」他眼珠转一转刚好瞟见窗外玉盘似的满月,恶作剧的心临时起义,开口就说:「我想去月球!」


「啊?」凌远一脸蒙逼


「不是哪里都行吗?我要去月球」


「你确定?」凌远若有所思的看着他


「不行吗?」


「行!」凌远瞇起眼,笑得别扭奇怪,他倾身贴在李熏然的耳边轻语:「哥现在就带你去」


李熏然在来不及反应的当头就被凌远一肩扛起。


「欸,哥你干麻」李熏然大叫


「带你去月球」


 


 


客厅没开灯,月光穿过落地窗在地毯上照出个一片银白色方块,凌远把李熏然放倒在那片银色月光下。


「尊贵的乘客您好,我是机长凌远,负责本日太空之旅」凌远压低嗓子,音调语气听起来专业又沉稳,真有几分机长广播的态势


 


「要去月球的第一步,得先找一个看得到月亮的地方」


李熏然仰躺在地毯上,抬眼就能看到窗外皎洁如镜的月亮,在夜空黑幕中绽放柔光


「然后,上太空前,需要先做全面的………健康检查」万恶的机长广播又在耳边响起,李熏然还没能阻止之前就被凌远动作麻利地褪去衣物


「你这机长……不太正派啊,盒盒盒盒」 事到如今李熏然终于搞懂他哥玩什么把戏,先是假装板起脸嚫斥他,后来又绷不住地笑出来


 


「我看看啊,这位乘客体态精瘦修长,细致的颈脖、骨形凌厉的肩窝、紧绷起伏的胸肌,啧啧啧,看看这轻浅的六块腹肌和人鱼线,还有这细薄引人犯罪的纤腰……」凌远把吻落在他念出的每个部位,吻得特别轻柔细致,是那种搔到痒处又不加以深究的吻,像在李熏然身上处处点起星星之火,全身带着轻微颤栗地燃烧起来


 


「机长你……废话太多」李熏然被吻得忍不住蜷缩起来,不知是被痒的还是被撩的


 


「别急别急,升空前我们要先……上点油」凌远不知从哪摸出一罐绵羊油之类的东西,手指一抹就往李熏然后面那神秘的管径探索去


 


「唔……」被侵入的感觉一阵酥麻,李熏然扬起头,抬手按住凌远的后脑勺来个滚烫浓烈的吻


 


「机长报告,现在装上推进器,准备升空」吻得绵长又凶狠,机长广播开始带点气音和喘息
凌远把自己早已涨满的粗长慢慢崁入,一寸一寸缓缓推进,享受被紧密压缩的快感,直到全部没入



他身下的动作停顿下来,欺身捧住李熏然的脸,吮吻那双乘星载月的眼眸,如山峦高峰的鼻尖,还有挑逗人于无形的浅粉薄唇。来来回回吻得意犹未尽,最后终于抿上那绯红的耳垂,他咽了口水,极力保持沉稳地说:「发射」


 


刚才的温柔顿时坦荡无存,取而代之的是乘风破浪般的强进猛攻,一波又一波,一次比一次更猛烈,李熏然绷紧全身应承着几乎销身断骨的每一下,刚才被人一一点名的肌肉带着薄汗拉出线条,月色柔光照映下看起来湿亮美妙的不可方物


 


凌远像是不会疲惫似的攻势连发,还有余力关心乘客感受,他蹭在李熏然脸庞,俯身用舌尖舐去爱人的泪水,说:「熏然,在太空的感觉如何?」


李熏然被顶到喘得换不了气,满脸涨红,在缺氧的思绪里只能实话实说:「空气………很…稀薄」




凌远不放过他,加强了力道和冲次频率,两人都在情/欲的高峰,凌远带着颤音又问:「看到目的地了吗?」


李熏然勉强睁眼望向天际,可能是满盈的泪水模糊了视线,又或者自己被浪昏了头,他觉得今晚的月亮真特么的大


 


「嗯,月亮好…大,月亮好美」


 


 


 


----------------END------------------


 


* 看到最后才觉得很白痴也来不及了,haha....


* 脑洞来源: 张雨生的歌「带我去月球」


* 要写篇不会被蔽屏的肉还真难…


 

肾已不在……

“忽然之间,你出现的时候,整个城市都变得温柔。” 一首《小相思》配伦太太的《人间》正好,有你的人间,真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