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家那小谁panda

你说相思赋予谁~

【蔺靖】杯酒人生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又勾勾又丢丢

琅琊社:

今年的元宵节,琅琊阁阁主蔺晨觉得寂寞无聊,倏然就飞到金陵大梁皇宫之内。

正寸了,那日萧景琰下朝没有事情做,打开窗旷一旷心神。

一个大白胖娘儿们,不是……嗯大白胖汉子生生立在自己面前,一手杵个扇子,一手提溜个盒子。

萧景琰八风不动,扫了扫蔺晨手里的盒子:“这什么?”

“过元宵不得吃点儿应景的食物吗?!”

“皇宫里没汤圆吗?!”

蔺晨骚情一笑,把那盒子往梁帝怀里一塞,sai开胳膊就往殿里窜。

景琰打开一看——“粽子?!”

“元宵节你送什么粽子?!”

“元宵节就不能吃粽子吗?!”

“你见过谁元宵节吃粽子?”

“我就好元宵节吃粽子,你能把我neng死?!”

萧景琰低头看了看粽子,又看了看蔺晨那无赖模样,认真地回答:“我能。”

谁叫他是皇帝呢?!

蔺晨腆着笑脸腻过来,贴着皇帝笔挺的身姿,道:“你能是能,你舍得吗?宝贝儿”

萧景琰满脸黑线,嘲讽一笑:“你要是还不从我身上下去,我就真舍得了,心肝儿。”

“……”蔺晨立刻兔子一样窜开,正了正神色,双手摸胸,从囊中掏出两壶酒来。

梁帝不忍直视。

“你……唉呀……”

“讨厌不讨厌!”蔺晨将酒壶摆好,“请你喝琅琊阁的美酒还摆出这副神色来!”

萧景琰好奇地坐下:“什么酒?”

“你喜欢的,天下第一烈酒!”

“你那儿什么都叫天下第一,你喝酒莫不也是天下第一吧。”

蔺晨将酒壶一放,当场就笑,道:“哎呀,你太了解我了!也不打听打听江湖里我的混号?!”

“三杯倒?”

蔺晨气道:“谝啥?!”

“千杯醉?”

蔺晨怒道:“讨厌!”

“你什么混号啊?”

“你去琅琊山往东五百里往西五百里,南北都走五百里打听打听,nuo一个叫空山蔺!”

萧景琰冷笑:“你是个行酒令?”

“说啥呢嘛!”

“你不是说空山令么?”

“蔺!我的蔺!”

“怎么个意思?”

“来找我喝酒,不管认dei不认dei,往山中一坐,拼酒,三天以后,山中除我一个没人!”

“咋?被你neng死了?”

“neng死像话吗!喝跑了!人送外号空山蔺!”

梁帝被其咋呼之势吓了一跳,意义不明地扫了扫他,戚戚然道:“那你是得小心肝儿了”
蔺晨笑一笑:“不用重复,宝贝儿,知道你喜欢我。”

“滚蛋!”

“你不是想知道梅长苏当年的事吗?”

梁帝回忆起故友,来了兴致,道:“说说!”

蔺晨高深莫测地看了他一眼:“nuo一天,我远远看着有个人来山中找我,那身材,真是又勾勾又丢丢啊!”

“又什么?”

“又沟沟又丢丢!我心想,哎哟!什么好运,怕是遇上一个美人儿啊,琅琊山神女啊!艳遇啊!结果那人走近,大袍子,黑头发,咳个不停。”

“谁?”

“梅长苏……他从囊中掏出两个酒杯。”

“好好说话,不用再现场景。”

“这不是又沟沟又丢丢么!他听说我是这几百里内有名的空山蔺!来找我喝酒,说要是我帮他做三件事,他就给我赤焰军闲散各国的资源,我一听,这了不得,这对我们搞情报的来说不得了啊!我就答应了。”

“他让你做什么?”

“他那壶酒,名叫醉生梦死,喝一杯做一件事,第一件事帮他查宁国侯,咵嚓我就去了,

这帮人不好对付,你看宁国侯谢玉,好对付吗?托着他喝酒,套话?这都不像话!”

“那你做甚了?”

“我请他儿子喝酒,他儿子多乖啊,侠义,我安排他和梅长苏见面,两个人建立了深厚的友谊,他身边的那个小年轻,很爱喝酒嘛,一杯照殿红,勾的他魂儿都没了!然后带他们去哪儿?妙音坊!二百八十贯钱一个钟!掌柜的!来两大腰子,烤个乳猪!”

“你上妙音坊干这个?”

“还想干nuo个?要不上红袖招?”

“去你的!”

“三杯四杯下肚,萧景睿,言豫津两大小伙,喝倒了!我就把小睿的贴身玉佩给取了!第一件事儿成了!”

“这就成了?”

“成了!我将玉佩给梅长苏,他连声道好,说了第二件事,要我查聂锋那封信。”

“我喝了一杯醉生梦死,当即就去了,李重心那时候倒是没有死,谢玉当年还是给了他一点儿钱滴,他发了横财,我一去,看,哟呵!大宅子!婢女一茬皆一茬!”

“一茬像话吗?!”

“我不知道!反正就很多,一堆又一堆,哎呀,那个好看啊景琰,又沟沟又丢丢,还有胡姬!金发碧眼啊!我就找李重心喝酒啊,问那胡姬,你们老爷在哪儿啊?”

“那胡姬怎么说?”

“来人?你在哪儿?你在哪儿啊?”

“怎么回事?”

“金发闭眼啊,闭着眼睛呢!”

“瞎子?!!”

“来的先生在哪儿啊?啪啪我拍手‘在zhuo厢!我在zhuo厢!’,然后就领着我见了他们老爷了,李重心见着我很高兴啊,酒桌上了喝了很多啊!一高兴,就对那婢女说‘那个,把我临摹的笔迹拿出来给蔺先生瞧一瞧,啧!起来起来,在zhuo厢!’拿了那条子,我就走!”

“拿着这笔迹条子我就回去把它给梅长苏了,这第二件事儿我就办成了!”

“这就办成了?”

“梅长苏说,哎呀,不错不错,这第二件事你就办成了,他从怀里掏出一个画像,画着一老头,说这个人叫做夏江,第三件儿事呢,就去找他的媳妇儿子,得到当年夏江的事情,空山蔺,这个事情办成了,我的资源全部给你。”

“我就去了,找到一个小房子,黑啊,拿纸糊了一遍,又拿草席糊了一遍,整个屋子黑漆漆的,在哪里?”

梁帝也学会了,拍拍手道:“在zhuo厢!”

“你讨厌!这时候从屋子里慢慢走出来个人,说,蔺先生我就是你要找的那个人,酒也不喝了,我知道你的来意,夏江和璇玑公主的事情我原原本本一五一十地告诉你。”

“这第三件事就这么成了?”

“啊!就这么成了!梅长苏看了看我给他的东西,大叹一声,蔺先生,多谢,今日我的资产就全归了你的琅琊阁了,说罢,大叹而去!”

萧景琰沉默良久,半晌不答。

“高处不胜寒啊,那天以后我再也没有找到喝酒的对手。”

“我和你喝!”梁帝端起酒杯。

“来吧!面前就是天下第一烈酒,我与帝王今日便醉一场!”

二人开始饮酒,从上午喝到傍晚,从傍晚喝到天岔黑,二人整整喝了三天三夜,半分醉意也无,刚好棋逢对手。

“景琰,你我何不结为一对,天上地下,再无人与你我可敌。”

梁帝冷笑一声:“好啊,结为喝酒的对子!”

这时候景琰忽然觉得浑身发热,喘气不匀,道:“这是什么酒?!”

蔺晨来到他面前,问道:“你面前瞧见地是谁?”

萧景琰正在奇怪,蔺晨怎么问这个问题,不明所以,回答道:“你啊!”

“你,是谁?!”

“蔺晨,你有病吧!”

听见这一句,琅琊阁主袍子一撩,猛虎一般扑了过去:“来吧!”

“你干啥!”

景琰伸腿一踹!蔺晨抓住皇帝细脚踝,流氓一笑:“天下第一烈酒,也就是情丝绕!喝了以后眼前出现的可是你喜欢人的模样!”

 

 

 

“小榛子酥,你不要皮干!”

“小粉子蛋,你实在破烦!”

 

评论

热度(104)

  1. 黑家小四琅琊社 转载了此文字
    全程有声
  2. 三春如一梦琅琊社 转载了此文字
    全程脑补喵汪的声音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